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医药“触网”,能否切断利益链条?
发表日期:2015-01-19 15:26:43     阅读次数:1115
 
医药网1月19日讯 《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或于2015年年初出台,这就意味着处方类药品可以在网上销售,有评论指出,这将直接促进医药电商的发展。由此,医药电商能否解决“以药养医”的体制弊病以及备受诟病的医药利益链,成为了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 2014年,是医药电商(互联网售处方药)发展之年。   5月,国家食药总局发布了《互联网食品 药品 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文简称《办法》),关于“网售处方药解禁”的讨论和争议不断。   8月, 医药 电商大佬齐聚海南博鳌,各代表畅所欲言、出谋献策,共商医药电商未来发展之路。 12月,国家食药总局一位官员透露,《办法》将于2015年初正式出台,将会以部门规章的形式发布。与此同时,医药电商平台七乐康取得了国内首张医药B2C物流牌照。 …… 似乎,一直默默成长的医药电商,随着《办法》的出台进入了大家的视角。在此之前,医药电商市场规模不足药品零售市场的1%,而占比国内药品整体销售额70-80%的处方药,却一直被传统医院掌握。 有评论指出,本次《办法》的出台,就像打开了一个紧锁很久的阀门,使得中国医药电商们感到春意盎然。众多互联网大佬一致认为,国内医药电商将撬动整个医药市场。 有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处方药的市场份额大概是8000亿元,而非处方药只有2000亿元。网售处方药的市场如果放开,意味着医药电商的市场空间将由2000亿扩展到万亿。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以药养医”的体制弊病由来已久,由此带来的药价虚高问题一直难以解决。近年来,国家发改委对药品进行了30多次降价,但成效依然不大。《办法》的出台之所以被很多专家学者寄予厚望,是因为它有望通过技术倒逼改不动的医改。 由此,医药电商能否解决药价虚高的问题、担当起彻底斩断医药利益链的角色,成为了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 能否遏制“以药养医”? 家住广州市越秀区大的王女士最近有点恼火。老伴因为心力衰竭到某医院抢救,医生给开了一支200多元的强心针。王女士作为一名退休多年的医生,她对药品的疗效和价格非常敏感。“本来可以用两三元一针的西地兰,为什么只挑贵的用?”王女士感到非常困惑。为此,她找到了医生并与之理论。最后,她得到的回复是,西地兰在医院非常紧缺,厂家的货源跟不上,只能使用别的药物代替。 王女士告诉《小康》杂志记者,西地兰也是属于强心剂的一种,临床上很常用,虽然在治疗心力衰竭上有“毒毛K”、“米力农”等药物可以替代,但“毒毛K”的副作用较大,而“米力农”的价格高达两三百元。而且西地兰还可以治疗心颤等其它疾病,这是不可替代的。如果这药短缺,给重症病房中的病人带来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廉价药因价格过低、利润空间极小而被药企放弃生产。更有受访人向记者披露黑幕:部分高价新药实际上是由廉价药换了“马甲”包装的,有的医生为了完成业绩往往为患者开高价药,因为高价药加成多、回扣多。 多年来,药品加成收入一直是被认为是医院和医生重要的收入来源。药品销售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偏高直接形成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顽疾。为此,“医药分开”一度被列为新医改的核心工作之一。早在2009年,国家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两会”期间表示,公立医院将取消15%的药品加成,用药事费、增加财政投入、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来补偿。但是,由于实施起来非常困难,各地的推进工作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随后几年,国家陆续出台一批医改政策,但因收红包回扣、收费不合理、医生态度差等原因,新医改仍屡遭诟病。 而在当中,老百姓吐糟最多的便是“以药养医”的现象,一些医院依靠医生开药赚钱,导致老百姓经常吃“哑巴亏”,除了承受高药价外,也带来了“过度医疗”、“小病大治”、“大处方”、药品“降价死”等乱象。 “单纯说‘以药养医’其实是个伪命题。”三甲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主任医师孙继红接受记者采访时首先纠正了问题本身,“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二级医院和很多地方医院,药费已经相当合理了,即使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最著名的医院,收费也是同一个标准。”他进一步补充:“不否认有药价虚高的现象,但这些现象大多出现在一些专科医院或者一些私人诊所。” “为什么老百姓还有这么多的吐槽?”孙继红接着说,“其实是老百姓的就诊习惯和医生技术性劳动价值的评价体系出了问题。”他反问记者:“当医疗服务收费不足以维持医院运营和医生收入,你会怎么选择?” 孙继红认为,在现有的制度安排下,医生的技术性劳动服务价值并未得到合理的体现。“必须要用一种新的体制机制来取代‘以药养医’的旧机制,这就是老百姓所关心的综合改革”。他特别强调,调整部分技术服务收费标准,才能体现医务人员的技术和劳务价值,才能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 在孙继红看来,最近关于“网售处方药解禁”的讨论或将慢慢使医疗体制从“以药养医”向“以技养医”过渡。不过前提条件是需要中央和各级政府都加大对基层卫生机构的投入,包括人员的绩效工资、基本的公共卫生服务经费等。   对于孙继红来说,医药电商是一个新鲜的事物。他认为,对于医药电商,我们需要弄明白三个问题:第一,处方从哪来;第二,网上 药店 如何保证质量;第三,物流如何对接。在孙继红看来,即使网售处方药放开,实际操作起来依然存在很多困难。 “不过,这种从‘以药养医’到‘以技养医’、‘提高医疗服务价格、降低药品价格’的方向转型倒是值得期待,至少可以避免医生成为药价虚高怨气的发泄对象,体现医生的真正价值。”孙继红表示。 医药代表的故事该结束了?   有资料显示,2013年国内医药电商规模约40亿元,而在2010年,医药电商才刚刚起步,在随后的3年间维持了250.35%的年均增速。网上药店规模也从35家增长到132家,加上利用天猫医药馆等第三方平台切入医药电商的 企业 ,数量则更多。 有业内人士预计,今年医药电商市场容量进一步扩大,全年销售规模将达到100亿元,网上药店数量达到249家。 然而,相比于医药流通领域去年1.3万亿元的总规模而言,医药电商不足百亿元的规模仍然较小。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办法》正式实施,传统的医药利益链条或将被切断。 “我并不这么认为。”高巍(化名)是一家大型制药企业的医药代表,被问及医药电商对传统医药销售有什么影响时,他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高巍深耕药品销售行业已经有十多年了。在他看来,2003年淘宝网创立的时候,药企也没有太多动力将非处方药放到网上去卖。   “因为我们需要维护市场秩序。”他告诉记者,“药品放到网上是需要拼价格的,如果我把药品低价放到网上,那一点点销量会毁了我们多年经营的团队和整个市场秩序。药品进 医院 、进药房每一步都有加成,这些都是由我们买单的,如果价格破坏了,谁来买单?” 高巍说,企业会有相关的措施来维护药品价格,如果发现哪个销售渠道价格低得厉害,公司会进行追查。每个药品包装上都有条形码,可以查出是从哪个渠道流出。一旦被查出,相应的销售渠道将会面临处罚。为了便于执行处罚,很多药企都会让经销商缴纳“保证金”,意为保证不破坏市场秩序。 但是,他坦言这样的控制并不能保证100%没问题,他在网上也确实发现过自家药品被低价出售。“渠道比较复杂,难免有人做了这一单就跑了。”他说,“不过,只要大的局面控制住就可以,有少量这样的药品流通也不影响大局。” 对于未来网售处方药的放开,高巍认为短期内情况并不乐观。他进一步表示:“药品价格归发改委管,药品招标和渠道归卫计委管,药品安全准入归药监部门管,出了事故归安全监察部门管,医保归人社部管,要让这些部门联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并不否定医药电商的发展,互联网的发展速度不是从一到二,而是呈几何级数的。但是,目前我们的发展阶段和管理水平并不足以支撑医药电商的规范发展。我认为至少在5年内不会有大的变化。这就是我的态度——不乐观、不否定。”高巍表示。 来源:米内网 时间:2015.01.19
返回】 【关闭】